首页 芙蓉楼 首页

宝堰古镇飘酒香

2019-05-05 09:50

1b7d9c6d-da34-48c6-9907-65f957e832db

文/图 卞美岗

宝堰香糯酒在当今琳琅满目的白酒中算是下里巴人。然而,这种看似寻常土烧酒,却醇正爽口、甜而不腻,刚烈火辣而不冲头,犹如一篇故事性不强却十分耐读的小说,又似一首听来并非雄壮却优雅悦耳的民间小曲。

宝堰古镇早在明末清初就以酒乡远近闻名了。这儿地处丹阳、丹徒、句容、金坛四县交界,土地肥沃、气候宜人,水源充足,被誉为江南粮仓“乌克兰”。聪明的宝堰人将剩余的粮食制成酒,酒的副产品酒糟喂猪,猪多、肥多形成农业生产的良性循环。宝堰人酿酒十分考究。当地农民选取优质香糯稻为原料,脱壳扬净除去杂质后用清水浸泡一天,然后在清水中冲洗,淘去粉尘,沥水后再分批放进一只大蒸灶里蒸上两袋烟功夫,这时要快速熄火降温,再拌入酒药丸,装进大缸加盖封好,缸外围以稻草保温,三天后起缸吊酒,你就会闻到一股浓浓的香味,宝堰老酒就这样酿制成了。清代末年,宝堰酒业发展到鼎盛时期,真可谓村村有作坊,家家有酒缸,镇上专门从事酒的销售与批发业务的酒行就有二十多家。以铭记、公泰和、怡和、源茂最为著名。每年夏季麦酒和秋季米酒上市,镇上可像煮沸的开水一般热闹极了。你看那四邻八乡的农民吱吱呀呀地推着装满老酒的独轮车涌向镇来,再由镇上各酒行收购后雇船运往外地销售。在白溏庄通往镇上的一条乡间小路上,常有溢出酒水或翻了车碎了酒坛的小事故发生,这条小路便成了酒香四溢的“香路”。今天的宝堰老街青石板路面上仍留有深深的独轮车辙印痕。

酒使宝堰镇出了名。上海、南京、杭州、丹阳的客商来宝堰品酒、采购、洽谈生意。有赶着牲口来的,有推着小车来的,有骑着毛驴来的,有坐着轿子来的。每到三月十五、四月初六庙会,镇上是人山人海。几十家酒馆、酒行更是顾客盈门异常忙碌,别有一番“水村山郭酒旗风”的景致。

宝堰人卖酒还有一段传奇的故事。据说有次宝堰酒行老板大李带着一船酒运往上海去卖,途经无锡太湖时突然遇到一伙强盗,为首的见满船美酒喜不自禁,大喊“老子正好缺酒为大老板贺寿”。大李知道硬杠势必人财两空,便笑着问道:“请问老兄,你们大老板尊姓大名呀?”“邱彪!”匪首爱理不理地答着,一面用枪托捣开一只酒坛封口,操起铜勺子便喝,其他强盗也一拥而上。这时只见大李收起笑脸,双目圆瞪厉声喝道:“你们好大胆!我这酒是专程来送给邱大老板过寿的,你们竟敢胡来,不怕冲了邱老板的喜气?”一番巧言把这伙强盗搞懵了。匪首邱彪闻知有人给他送酒祝寿,自然大喜,将其捧为上宾。大李一行人不但受到热情款待,临走还得了强盗赠送的一坛子白银。此后宝堰米酒也在太湖一带吃香起来。

酒使宝堰人出了名。宝堰人不稀罕那种花花绿绿的瓶装酒,欲买酒带上木量筒,尝一口,行,便打上一桶!逢年过节不备个几十斤酒还算个人家么?农民有首歌谣唱道:“下田日头晒,渴来酒当茶。差人来逼粮,埋头不睬他。”

酒使宝堰的民间传说也特别有味道。说是张果老、铁拐李和吕洞宾三位仙家去南海拜见观音菩萨,路过宝堰时恰逢一队农民推着酒来到街头的一座石桥上。闻到酒香,三位仙家来了神,便向这队农民讨酒喝。每人喝了两坛,铁拐李还嫌不够,又用宝葫芦装了满满一下子。不知是太惬意了还是有了几分醉意,铁拐李下桥时身子飘了一下,把贴身宝葫芦给丢下了桥,急得他赶忙跳下河寻找。从此这座石桥也被称为“三仙桥”。宝堰常闹水灾,每年四五月份洪水暴发,桥断屋塌,可“三仙桥”却是岿然不动,一直保留到今天。

现在的宝堰老街脱了胎换了骨。崭新的酒店饭馆不比城市的大酒楼逊色;齐刷刷的商店一家挨着一家。柜台上的货物琳琅满目,品种繁多,蓝色经典、道光二五、泸州老窖、绍兴加饭、山西汾酒、丹阳封缸应有尽有。当然最受欢迎,销量最大的还是宝堰地方酒。“香糯白”、“大麦红”、“桂花香”……散装的、瓶装的、坛装的、缸装的,任意品尝选购。

不过,宝堰人对酒,不仅用来一饱口福,还另有妙用。在腌制鸭蛋的盐卤中倒入适量白酒,能使鸭蛋醇香味美而又多油;在米坛中埋入一瓶半封口的白酒,然后密封缸盖,可长时间保持米质新鲜而免被虫蛀;夏天在蚊帐中挂入一个沾了酒的棉花团可以驱除蚊虫的骚扰;冬天用浸了酒的生姜擦皮肤可以防止冻疮。瞧,宝堰人的生活中处处离不开酒!

宝堰的酒酿造出了小镇的繁荣兴旺,酿造出了街头巷尾浓厚淳朴的乡情民风,酿造出了宝堰人的勤劳、睿智、憨厚与豪爽。

责任编辑:阿君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